纯色小说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特种兵王在校园 第739章:坏人应有的下场


  林牧确实是喝多了,多到身体和神经都没有平时的反应速度。

  所以,在听到背后的人说完那句话后,还没来得及转身就感觉背后被人重重地退了一把,顿觉重心不稳身体向前扑了过去。

  亏得是他身手过人,但也是一个趔趄差点栽到地上。

  林牧踉踉跄跄稳住身形,晃了一下脑袋,然后转身望去。

  站在面前的当真是聚会上灌自己酒的李维嘉,他双手抱肩一脸鄙夷的看着林牧,后面还跟着四名身材魁梧的年轻人,全部双手背在身后,同样虎视眈眈地望着林牧。

  其实,对于今天李维嘉在聚会上所说的那些“摒弃前嫌,重归旧好”的说辞,林牧打心里压根儿就没有真正相信过,也清楚这家伙灌自己酒肯定是也没有安什么好心。

  更明白这家伙真是阴险的很,当着所有同学的面儿来敬酒,让自己骑虎难下,不喝都不行。

  但是,在林牧只是单单认为李维嘉只是想借喝酒来发泄心中的不满而已。

  结果呢?却真的也只是心念同学之情的林牧,自己一个美好的愿望罢了。

  因为坏人永远都是坏人,就算你割肉喂鹰,舍身喂虎,大多换来的也是恩将仇报。

  林牧苦笑一声,刚要说话就感觉胃里一片翻涌,右手捂住胸口。

  看到林牧难受的样子,随李维嘉所来其中一个穿着蓝色运动服的男生说道。

  “维嘉,动手吗?”

  “等下。”

  不得不说,吃过苦头的李维嘉还是比较小心的,当初自己带的人比今天要多的多,结果还不是被林牧一个人全部打趴下,所以在没有确定有十足把握的情况下,他不敢贸然动手。

  然而,李维嘉是小心了,他带来的人看到林牧现在的样子极其的不屑一顾,穿着白色运动服的男生轻蔑说道。

  “还等什么?你说句话就行,是断胳膊还是断腿。”

  这人说完,始终背在身后的手抽了出来,手中赫然拿着一根一米来长的铁管,一手拿着柄端,一头敲打另一手心,神情无比的嚣张和不屑。

  其他人见到也不再隐藏,全部将铁管从背后抽出,只等李维嘉一句话。

  林牧看了看周围,心中暗笑:选在了这个时间段,又选定了人少的街道,更是想方设法将自己灌多,看来这李维嘉为复仇倒真是处心积虑。

  而现在没有立即动手,一来是在忌惮自己现在真正的状况,二来恐怕是等着真正动手的时机。

  “林牧,我也实话告诉你,欠下债迟早是要还的。

  今天找你就是因为当年你对我下的狠手,让我在整个学校的学生面前抬不起头来。”

  林牧听后也不回答,一屁股坐在马路边上,双腿一盘面相李维嘉等人,叹了口气说道。

  “维嘉,今天你也说了当年是年少无知,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何必再纠结这些。”直到现在,林牧心里还在念着同学之情,不想与李维嘉真正起冲突。

  然而他是好心,但坏人却永远不理解。

  林牧这句良苦用心的话让现在的李维嘉听来完全就是认怂的表现,以至于更加增长了他的复仇决心。

  “哼,现在知道怂了是吗?当初你可没想到今天吧林牧。

  我带来的都是体院的同学,你又喝了这么多酒,今天谅你也是插翅难逃。

  林牧,我知道你这小子没爹没妈,就一个爷爷,也只是个快要进棺材的糟老头子,今天我就是打死你估计也没有人会为你收尸,我……”

  李维嘉的话还没有说完全身忽然一颤,不知什么原因突然感觉全身上下的每一根神经,甚至每一个细胞都充斥一种渗人心神的冰寒感觉。

  就好像身处极寒的幽冥深渊,一种对死的恐惧感油然而生,使得身体也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回头再看其他人,都是一种不可思议的表情望着自己。

  忽然,李维嘉见到坐在地上的林牧抬了一下手,说来也奇怪,那充斥着死亡气息的冰寒感觉突然消失了。

  林牧双眼一眯,冷漠说道。

  “维嘉,看在你我同窗三年的情分上,你刚才诋毁我父母和爷爷的话就一笔勾销了,你现在如果……”

  李维嘉现在哪里还听得进去这些,对于林牧现在说的话完全是不屑一顾,大声喝道。

  “我勾你妈的销,死到临头还逞强,我今天就让你知道死字怎么写。”

  说些,从旁边一人的手中抢下铁管,冲着林牧冲去,其他人看到也跟着一起冲向林牧。

  林牧叹息一声,仰面朝天整个人躺在了地上。

  ……

  春季的夜空总是万里无云,亮晶晶的星儿,像宝石似的,密密麻麻地撒满了辽阔无垠的夜空。耀眼的银河,从西北天际,横贯中天,斜斜地泻向那东南大地。

  天际中忽然划过一颗流星,如在青石板上任意抹画似地在漆黑的天乱划出的一道银亮线条,瞬间又被擦的干干净净。

  如同沉淀在脑海中久远的记忆,乍现之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林牧依然躺在地上,望着流星消失的方向久久不肯移开目光。他的身旁还站着一个人,一个身材高挑,曲线妖娆的女人,相貌更是倾世独立,无一能及。

  却不曾想,美到这种极致的女人手中还握着一把军用匕首,鲜血从刀尖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像沙漏一样细数着生命的流逝。

  前面横七竖八地躺着几具人的躯体,暂且不能说是尸体,是因为看样子并没断气,但无非也是在苟延残喘。

  就刚才,这些人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全部成了这个样子。

  “起来吧,地上凉。”说话的女人是江思甜,声音充满柔情和关心,与他此刻冰冷的外貌大相庭径。

  林牧点了点头,从地上坐起身,但并没站起来,望着眼前的景象,笑了一声,说道。

  “下手不至于这么狠的。”话虽这么说,但此刻林牧对李维嘉等人丝毫没有任何的同情之心,话自己已经说到了头,死却是他们自己作的。

  “哼,我倒是觉得下手轻了,就应该你抬手阻止之前,把他们全部都杀了。”这是实话,在江思甜心里,敢动林牧一根毫毛的人,她绝对会毫不犹豫的让他下地狱。

  说着,江思甜弯下腰,去扶地上的林牧,刚一靠近不禁皱眉。

  “怎么喝了这么多酒?”

  林牧现在不敢提是被眼前躺着的李维嘉灌的,生怕江思甜听到恼火后上去在补上两刀,到时候那家伙就真要死的透透的了。

  但不管如何,林牧的心里还是稍许有些犯难的,终究自己是没听江思甜的话,喝了这么多酒,笑道。

  “聚会嘛,难免多了几杯。”

  然而,江思甜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不高兴的神情,而是伸出手绕过林牧的后背将他从地上扶了起来,温情说道。

  “走吧,咱们回去。”

  林牧赶紧挣脱几下,说道。

  “那电影呢?不去看了?”

  江思甜回过头,看着林牧的眼中满是柔情,说道。

  “只要有你在,不急这一时!”

  林牧不知道说什么好,只默默地点了点头,转过头看了地上的李维嘉一眼,和江思甜一起回到车上。

  江思甜将林牧送到副驾驶,自己也坐回车里,拿出电话拨弄了几下,然后说道。

  “我给史文发了信息,让他叫了救护车,善后的事也交给他处理了!”

  林牧慵懒地躺在座位上,闭着眼点了点晕乎乎的头。

  江思甜看到他现在的状态也不再多说,将车子启动慢慢朝着基地的方向开。

  “岁月沉淀惊鸿,转眼花落成空,且与尘事轻诵,拂烟流散曲终。”

  江思甜还以为林牧已经睡着,却不曾想忽然说出这么一段话来,不仅笑道。

  “在于青葱年少告别么?不过,这诗我没听过。”

  “恩,我爸当年写的。”原来,因为李维嘉的话,林牧真的想起了已亡的父母。

  江思甜也猜到了这些,她不想林牧多想,于是赶紧扯开话题。

  “今天的聚会怎么样?”

  “说来这剧情也是够俗套,咱俩两人的聚会到最后都是不欢而散。”

  “哈哈,那也是遇人不淑罢了。”江思甜回复一句,忽然她好像是想到什么,于是说道。

  “对了,在你出来前我先看到的你小姑妈。”

  对于江思甜的话林牧并没有太过在意,淡淡说道。

  “她临时有事先走了。”

  “看样子确实有些行色匆匆,不过……”江思甜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林牧疑问道。

  江思甜想了想,终于说道。

  “我看到她是被两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在门口接到的,然后上了一辆豪车,其中一人看着还挺熟悉。不过,终究距离还是稍微远了一些,光线又暗,并没有看清楚到底是谁!”


重要声明:小说“特种兵王在校园”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纯色小说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ChunSePhoTo.CoM
Copyright © 2017 纯色小说-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