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色小说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成神录 第一百五十八章


  巫梦寒精魄收拢,灵气停滞,几乎把自己变成了一块石头,直到陆夫人离开许久,他才偷偷摸摸从地里钻出来。

  四下无人,黑漆漆如墨浸染了大地。头上星光好像隔得远了,微弱的光不足以照亮地面。

  神不知鬼不觉,巫梦寒回到了客房,心中五味俱全,也不知是个什么滋味。闭目调息,却怎么也进入不了状态。陆雪莹的身份、陆夫人和陆佑麒多年的纠葛、远年的秘密……这一切让他有些失神。

  不过很快就要离开了。陆家究竟怎么样,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他这样对自己说着。他想到了江蕤,还有其他同伴们,离开这么久,也是时候该去找他们了。

  找到他们之后呢?巫梦寒心中也有些茫然。是回去找水上师么?还是去木上师那里,拜托他把羽月送回家?

  巫梦寒总想摆脱别人给他设计好的道路。可一旦失去了这种指引,他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失去了方向。

  就这么怔忡着,天已经明了。一轮红日初升,嫣红的光爬上窗棂。

  巫梦寒突然跃下床榻,纵身到了院子里。手中北辰剑挥动,将金虎传授的北辰三十六式练了一遍。

  这次只是剑招,不带任何神通。饶是如此,仍见满眼星光闪耀,如瑞雪片片飞舞。整个练完,地面沟壑纵横,到处都是剑风切割的痕迹。

  一套用完,巫梦寒缓缓吐了口气。只觉得无穷力量在身体里奔涌,似乎永远也不会用完。举手投足之间,天地灵气隐隐呼应。

  这就是力量。巫梦寒沉醉在力量带来的愉悦中。他呼吸着清新的晨风,夜里那些负面情绪被一扫而空。

  “真的好看。”一个声音赞道。

  睁开眼睛,陆雪莹正从院落外面走进来。

  巫梦寒微微一笑,道:“陆姐是什么样的身份,怎么一个人到我这里来了?不怕别人乱嚼舌头么?”

  陆雪莹面带骄傲的笑容:“我陆府治家如治军,哪一个敢乱讲话,性命可就保不住了。”

  巫梦寒点头道:“嘿,好厉害。”

  陆雪莹见他不阴不阳,当然知道是自己曾用揭穿他面目来要挟,强迫他随自己到陆府来。当初也是心血来潮,事后琢磨起来,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想的!她面色微微一红,旋即恢复了正常,淡然笑道:“还为当初的事情生气?我不过是怕你伤势没好,万一再碰上丰安人追来,你对付得了么?真出了什么意外,这让别人怎么看我们陆家呢?”

  巫梦寒没想到她说出这样一番话,不由怔了怔。

  “我今天来就是看你的伤怎么样了,要是真好了,随时都可以离开。”陆雪莹道:“你不是要回秀行国么?从这里走最安全,我再从府里派几个武士护送,也算是尽一尽心。”

  “我的伤已经不碍事了,多谢挂怀。”巫梦寒没想到对方突然这么通情达理,自己有些不大好意思,忙道:“至于护送的事,我看不必了,自己走就成。”

  “也是,以你的本事,还用得着谁护送呢?”陆雪莹微笑着摇摇头,好像有些自嘲。转身要走,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似的,道:“以后有什么事情,尽可以来找我们陆家,只要不是天大的事情,都不用担心。”

  巫梦寒微微一笑,心中有些温暖。心道:“这丫头虽然淡漠高傲,心地却不坏,而且恩怨分明。只可惜……”想到被自己师姐杀死的中山督帅陆佑麟,他心中一声叹息。不由自主道:“陆雪莹!”

  “嗯?”

  “你要留神,你们陆家恐怕……”说到这里,巫梦寒觉得自己话有些多了,在陆雪莹审视的目光中,却不得不硬着头皮说下去:“从上次看,估计是你们自己人要对付你们,心些。”

  “这个我知道,陆家可不是那么轻易让人摆布的!”陆雪莹傲然一笑,转身要走时,却又回过头,狐疑道:“你还知道些什么?”

  “什么?”

  “你还知道些别的对不对?”陆雪莹目光很是犀利:“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风声?不对,不可能,你刚来中山国,上哪里听风声呢……难道是你们秀行国里得到了什么消息?没错,听说秀行国突锐司很有本事,你是突锐司的?”

  “也许是,也许不是。”巫梦寒微微一笑,“这并不重要。你记住我的提醒就是了。”

  陆雪莹眉头微微一皱,点头道:“好,我知道了。你如果能上路,最好今天就走。以免陆家出了什么事情,把你牵连进去。”

  巫梦寒心道:“真照这样做,我成什么人了……”不知不觉间,用上了龙吉的口头禅。他突然心中豪气上涌,笑道:“既然这么着,我倒要多住几天了。怎么,陆家管不起饭了么?”

  陆雪莹一怔,看了巫梦寒片刻,莞尔一笑。她转身朝外走去,话语轻飘飘传来:“你是陆家的贵客,什么时候走都由你。谁还赶你走呢?”

  声音未落,人已不见了踪迹。

  陆雪莹回到了自己的住所。思量这些日子的情形,真是费尽心机,可最终也想不明白陆家究竟在什么地方得罪了中山侯。陆家一向是中山国的顶梁柱,陆家兄弟在军方都拥有极高威望,虽然上次云梦泽之战陆佑麟兵败身死,但只要陆佑麒在,陆家的根基就不会动摇。

  或许正是因为这样,中山侯终于感受到了威胁,打算一举将陆家铲除么。这就是所谓的功高震主吧。但中山侯需明白,陆家绝不会坐以待毙,除非他已经有了万全之策,有把握制约陆佑麒的反击。

  对付陆佑麒,中山国里究竟谁能做到?

  正想得迷迷糊糊,帘笼哗啦啦响动,陆夫人从外面款款走了进来。

  “母亲,您来了?”陆雪莹忙起身相迎。

  陆夫人没有说话,静静坐在陆雪莹身旁。

  “母亲?”陆雪莹一怔,拉过陆夫人的手:“您有什么事要跟我说么?您的手好冰,这是……这是怎么啦?”

  “雪儿……”陆夫人面色有些苍白,她轻轻摩挲着陆雪莹的手背,目不转瞬。“你永远是陆家的人,对不对?”

  “母亲,您……”陆雪莹心中奇怪,点头道:“我当然是陆家的人。”

  “你永远是娘的好女儿。”

  “是的。”陆雪莹迷惑的点头。

  “好孩子,好孩子……”陆夫人伸手抚摸着陆雪莹的头发,女孩儿静静伏在母亲怀中。

  陆雪莹满心迷惑,但她顾不上思考,她的心头已经被母亲的温情充满。生在陆家,生在这高第豪门,这样的纯粹的母女温情已经多久没有尽情地享受了?

  她记不得了。自有记忆起,她的情绪已经被各种各样的规矩束缚住,好像一块难以融化的冰。

  良久,陆雪莹抬起了头,发现母亲脸上满是泪水。

  “娘……”陆雪莹声音颤抖,略显疏离的尊称被一瞬间遗忘。她伸出手,替母亲擦去了泪水。“您别怕,咱们陆家、咱们陆家可不是好欺负的!”

  陆夫人对着陆雪莹凝视良久,破颜笑道:“是啊,咱们陆家可不是好欺负的。娘不怕。”

  “您是不是听到了什么风声。”陆雪莹抱住母亲,轻声安慰道:“您别担心,那些道听途说大都靠不住。不用为这些没影的事情心烦。”

  “是啊,我这算什么呢?”陆夫人自嘲的笑了笑,坐直了身子,重新拉起了女儿的手。她端详着女儿,端详那如花瓣娇艳绽放的容颜,心中柔软的颤抖化作最坚硬的坚持——她是我的女儿,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孩子,她有权活下去,去享受属于她的生活。

  这么想着,心中的暖流化作两行热泪。

  “娘,你看你,怎么又哭啦?”

  “雪儿,你这几天和从前不一样了。”陆夫人微笑着说:“变漂亮啦,真的长大了呢。”

  “好啊娘,你说人家从前不漂亮?”陆雪莹娇嗔着。

  “从前也漂亮,”陆夫人怔忡着,好像在思索女儿从前的样子,摇摇头道:“可从前,你不会这样子和娘说话。雪儿,娘问你个事情。”

  “嗯?”

  “到现在,心里有看得上的人么?”

  “啊?”陆雪莹一愣,面上顿时飞起了红霞,不依道:“娘,您这是怎么啦?突然想起问这个?”

  “有的,是不是?”陆夫人看着女儿的神色,这少女羞涩的神情是如此熟悉,一如二十年前的自己。“是哪户人家的少年?”

  “不是不是……没有的!”陆雪莹简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您今天是怎么了?”

  “雪儿,你听娘要跟你,如果对方是咱们中山国,你最好还是……还是再考虑考虑吧……”

  陆雪莹一怔。她心中的那个人当然不是中山国的,可母亲的话却让她迷惑,脱口问:“为什么?”

  “这么说,真的是咱们中山国的了?”愁容爬上了陆夫人的额头。

  “都是没有的事情!”陆雪莹大声澄清,“可是娘,你这是什么意思呢?”

  “雪儿……”陆夫人想了想,终于把心中的想法和盘托出:“这些日子,恐怕咱们这里不安宁,我是想你离开中山国,去外面……”

  “我不走!”陆雪莹倏地站起身,她顿时明白了母亲的心思,是让她外出避祸!如果在中山国有个心上人,恐怕牵连太多,搞不好一损俱损,当然是个麻烦的事情。

  “我不会走的!”陆雪莹大声道:“娘,你怕什么?不就是中山侯么?咱们陆家也不是好欺负的!”

  “你……都知道了?”陆夫人手颤了一下,摇摇头:“雪儿,既然你都知道了,我还说什么呢?咱们陆家再根深叶茂,又怎么能跟中山侯斗?他可是一国之君呐!”

  “那又怎么样?”陆雪莹冷笑道:“他要杀人,还不许咱们反抗么?凭伯父彻地将军的名号,恐怕他也未必敢动手!”

  “明的好说,就怕来暗的。”陆夫人叹道:“你伯父再厉害,还能一天到晚守着你?”

  这话确实有理,陆雪莹也没法反驳,只是摇头道:“我不走!陆家人宁可战死,也不当……”突然看到母亲忧伤的目光,心中一软,低声道:“要走……要走也一起走。”

  一起走的话,恐怕是都走不了的。陆夫人的本打算用李代桃僵的办法,以自己和整个陆家作诱饵,掩护陆雪莹偷偷离境。看这些苦心,是没法子跟女儿明说的。

  “唉……既然你不肯走,看来只好另想办法了。”陆夫人摇了摇头,无奈的叹了口气。

  “娘,你也别太担心了,事情也许远没到这一步!”陆雪莹虽然知道中山侯要对付陆家的心思已经是昭然若揭,但在母亲面前,还是能瞒就瞒。

  陆夫人勉强一笑,拉着女儿的手,半天没有说话。

  有脚步声从外面传来,帘栊挑开,陆佑麒挺拔的身影出现在厅里。

  “伯父!”

  “佑……将军……”

  陆佑麒点了点头,“你们都在这里,很好。雪儿,你来,我给你看个东西。”

  听到这话,陆夫人脸上骤然失去了血色,站起身盯着陆佑麒!

  “什么东西?”陆雪莹倒是满心好奇。

  陆佑麒从袖中取出一支半尺长的玉珪。看那古拙的雕工就能知道,这东西已经很古老了,毫无光泽的表面带着暗红色的斑驳,好像是污渍,又好像是天生的花纹。

  “雪儿,你滴一滴血到上面。”

  “血?”

  虽然疑惑,陆雪莹还是毫不犹豫地划破指尖,一滴殷红的血珠滴落在上面。

  血珠打在冰冷的玉面上,并没有如想象中四面溅开,却好像水入沙土,被吸收得无影无踪。

  黄玉仿佛久旱的禾苗,忽然转活了过来,通体上泛出淡红色的光,蒙蒙数寸,满眼光彩流动。这光华映亮了有些幽暗的房间,映亮了三个人的脸。

  陆夫人怔怔地看着,慢慢坐回了椅子中。她似乎失去了全身的气力。

  光华敛去,厅中为之一暗。

  “这是?”陆雪莹有些疑惑。

  “这是?”陆夫人脸色苍白。

  “这是……”陆佑麒将黄玉攥着手里,喃喃道:“果然没有错。”

  陆雪莹追问:“伯父,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陆佑麒摇了摇头,并没有回答。他不能说话,不能告诉侄女这是中山王族用来检验血统的宝玉。他看了一眼陆夫人,将黄玉握在手里。

  “没什么,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情。”陆佑麒口气淡淡的,不加以任何解释。他心中这样对自己说:“这个秘密,就让它永远埋藏下去吧。”

  红烛一抖,似乎有阴风从窗外吹来,屋子暗了,又挣扎着放出光来。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从前面的院子传来。空气里充满了杀机。


重要声明:小说“成神录”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纯色小说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ChunSePhoTo.CoM
Copyright © 2017 纯色小说-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