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色小说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 第三千一百九十七章 见家主


  “和你一样。”郁少漠皱着眉“但是花月中的枪一定是从后面打过去的,很奇怪,我们没有察觉到任何人有异动。”

  本来他们准备动手,自然留意着大厅里的人的一举一动,但是谁都没有发现异常。

  “这太奇怪了。”司徒昭皱着眉道。

  “可是从那些人身上也没搜出什么,是云懿和郁少寒亲自搜的,他们肯定不会搜错,那到底是谁下的手?难道是有人藏在外面吗?”

  宁乔乔皱着眉道。

  “不可能。”郁少漠皱着眉道“距离这里最近的花园能藏人的位置很远,这个距离根本打不到花月他们刚才站的地方,你想想他们站的位置距离云家家主的位置又多近,如果有人能埋伏在花园里击中花月,那么岂不是也能击中云家家主?你觉得云家家主会给自己留这么大一个麻烦么?”

  “……”

  宁乔乔想了想,好像是这么个道理,他们被击中了还能说是有人从花园里下手的,花月被击中却是绝无可能。

  谁都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最后大家只好各自回去。

  云懿不记得自己是么离开大厅的,等她回过神来时,已经在郁少寒的房间里。

  “好点了吗?”郁少寒正拿着一块热毛巾,蹲在她面前,为她擦脸。

  云懿本来只画了一半妆,被泪水哭花的脸又滑稽又诡异,现在被毛巾都清理干净了。

  “我想喝水。”云懿声音有些干哑。

  郁少寒没说什么,起身为她倒了一杯热水,走过来递给她。

  云懿接过来大口喝完了,郁少寒看着她道“还要吗?”

  “……”

  云懿摇了摇头。

  “现在好些了吗?”

  郁少寒看着她道。

  云懿眼神闪了闪,没说什么。

  她现在还在失去花月的痛苦中,不想说话,郁少寒也没逼她,为她擦干净手,起身抱了一床被子过来将她裹着,便静静的陪着她坐着。

  两人谁也没有讲话。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很快到了晚上。

  手下来请他们下楼吃晚餐。

  “去吃饭吗?”郁少寒摸了摸她的头。

  云懿摇了摇头“我没胃口,你去吃吧。”

  “我也没胃口,我陪你。”郁少寒笑了下,朝门口道“我们不吃了。”

  “是。”

  门外很快响起一阵离开的脚步声。

  云懿看着他“我只是有点难过,你不用陪着我的,你还是去吃饭吧,不然你的胃受不了。”

  “你觉得我看着自己女人难过的吃不下饭,自己还能吃得下去么?放心,我一顿不吃不会有事,再说,我怎么可能让自己有事。”

  郁少寒注视着她道。

  “……”云懿眼神闪了闪,将头靠在他肩上“郁少寒,谢谢你。”

  她知道他在这陪着她坐了一下午,虽然郁少寒什么都说,但是云懿知道他一直在身边。

  郁少寒搂着她,手臂紧了紧“可以和我说说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

  只有让她说出来,才能好受些。

  云懿睫毛颤了颤,过了一会,开口道“我在化妆,让花月帮我簪簪子,后来她偷袭了我,我就晕过去了,等我醒来的时候,看到镜子里自己的脸竟然是她的样子,房间里没有其他人,我就知道出事了。”

  “她易容成你,骗过了所有人。”郁少寒皱着眉“连我也没察觉出来。”

  其实他刚见到盖着红盖头的云懿时,是觉得有些奇怪,但是当时花月盖着盖头,又说自己紧张,他便信以为真没有多想。

  直到花月倒下那一刻,他真以为受伤的是云懿,心跳都停止了。

  云懿摇了摇头“我之前和她说过,让她易容成为我的样子离开云越承的别墅,可是我们没有易容用的东西,我不知道她从哪里找来的那些东西,她什么时候找到的,我每天都和她在一起,竟然全都不知道……”

  “她早就计划好了。”\0

  云懿唇角的笑容有些惨淡“她刺昏我的那一招,还是我教给她的。”

  在婚礼之前,花月就已经偷偷做好准备,在婚礼当天取代她去大厅,因为他们都知道真正的危险在婚礼上。

  “我没想到她会这么做,我一直以为她会听我的话,她都已经答应我会去君家了……”云懿声音又有些哽咽。

  “她演技很好,把你也骗过了。”

  郁少寒道。

  云懿摇了摇头“是我的错,我每天都想着婚礼的事,对她的关注太少,如果我多注意她一些,肯定会发现的,都是我不好,我根本不值得她为我这样做。”

  “……”郁少寒搂着她“她对你很忠心,她说她想回家,你要把她送回云家吗?你们那个云家。”

  云懿眼神闪了闪,轻轻摇了摇头“她根本没有家,花月的父母都是云家的佣人,她从小在云家当小女佣干活,后来我爸爸去世了,她的父母偷了云家一些钱跑了,把她丢在云家,花月差点被打死,后来她就被派来陪我去火焰谷,其实也是因为云家不想要她,反正她死在火焰谷也无所谓,可是——

  在火焰谷里是她照顾我,安慰我,就算是因为我,她才会去那种鬼地方,她也从没恨过我,还安慰我说能到火焰谷很好,不用干活,还可以学本事,一开始的时候花月为了帮我,还挨了很多打,其实一直以来她都只想活下去……”

  连在火焰谷都觉得很好,可见花月曾经在云家过的是什么日子。

  明明花月马上就要获得自由了,她终于不用再当佣人,不用再担心被人追杀,可是……

  云懿闭上眼,眼泪顺着眼角留下来“我也不知道该把她送去哪里,我想她不会愿意回云家的,我也不想让她回到那个地方。”

  “她的父母呢?”郁少寒问。

  云懿摇头“不知道,花月从来没有去找过,他们也没回来找过花月,当初他们是偷了云家的东西离开的,怕云家会追杀他们,躲都躲不及,又怎么可能会主动回回来。”

  郁少寒皱了皱眉“那就不回去,把她带去我们住的地方,给她造一个墓,让她陪着你,我想她会开心的。”

  “真的可以吗?”云懿泪眼婆娑的望着他。

  毕竟几乎没有人愿意在住的宅子旁边立一块墓地,都觉得不吉利。

  “当然可以。”郁少寒点头。

  云懿咬了咬唇,眼神闪烁地看着他“郁少寒,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嗯?”郁少寒挑眉。

  “其实你曾经见过花月。”云懿看着他道。

  郁少寒皱起眉“是吗?我没有映像。”

  和花月说的一样,他真的不记得那一次相遇,云懿顿了顿,道“嗯,那时她第一次出任务,你帮了她,间接救了她一命。”

  郁少寒想了一下还是记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见过花月,摇了摇头,道“我不记得了,她从来没有和我说过这些。”

  其实不止这些,花月还喜欢他。

  可是这些话,花月到死也没说给郁少寒听。

  云懿眼神闪了闪,也没有再说下去,既然花月都没有说,她应该尊重花月的决定。

  云懿深深吸了口气,看着他道“现在该你告诉我了,你们今天在婚礼上发生了什么事?”

  郁少寒皱着眉“一切都很正常,直到花月忽然中枪倒下去,我刚接住她,你就出现了。”

  “你们一点声音都没听到吗?”云懿皱着眉道。

  “没有。”

  郁少寒摇头。

  “竟然没有一点声音,现场也没有人搜出枪,这太奇怪了!”云懿紧紧皱着眉“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那个人希望我死,有这个念头的人除了云越承就是家主!”

  “也未必是他们。”郁少寒皱着眉道“云越承说的有道理,如果他只是想单纯要你的命,他可以动手的机会太多了,没必要在婚礼上动手,几算选在婚礼上动手也一定还有后招,可是你看,花月中枪后什么都没发生。”

  云懿“……”

  “还有家主,你别忘了云轻烟是家主那边的人,也很有可能继承云家,云轻烟吃了你一颗毒药,家主没有理由在这时候对你下手,否则云轻烟岂不是活不了了?而且他们本来就是想利用我们对付云越承,既然你已经和他们达成协议,又何必多此一举要了你的命来得罪我?”

  郁少寒道。

  云懿紧紧皱着眉,过了一会,喃喃道“不是云越承,不是家主,那还有可能是谁?不应该的,云家就这么两股势力,难道暗中还有第三个人?”

  “……”郁少寒皱着眉没有讲话。

  起码从现有的情况来看,他们都不知道这第三个人是谁。

  “我真没用,花月为我死了,我却不知道是谁害得她!”云懿皱着眉道。

  郁少寒伸手将她搂进怀里,道“别着急,你先冷静一下,我们想想看还有没有别的线索,既然那个人动手了,不可能什么痕迹都没留下,一定是我们忽略了什么!”

  云懿皱着眉摇头“我们都已经搜了在场的所有人,除了家主,可家主也不可能,花月的伤不是从最前面受的,还能有什么线索,是我害得花月死不瞑目……等等!”

  忽然想到什么,云懿猛然一把推开郁少寒,眼睛睁得大大的“我知道了!我知道我们忽略的是什么了!!!”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手机请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纯色小说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ChunSePhoTo.CoM
Copyright © 2017 纯色小说-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