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色小说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重生之最强神棍 第二百章 养魂木,罗云喻到来


  第二百章

  祁冉起身背着手在屋子里来回走动,“对你们儿子这种情况来说,养魂玉的功能最好。m 移动网可是养魂玉太过难寻,对你们来说有些不太实际。次一种的就是养魂木,能够从阴沉木中寻找到。”

  郑夫人眼睛立刻亮了:“阴沉木?就这个我记得我们家有一块。”

  祁冉听了愣了一下,然后立刻反应过来,“不,普通的阴沉木根本没有用。”

  “那……”郑fèng武有些疑问,这阴沉木跟阴沉木又有什么区别。

  祁冉也不想卖关子了,干脆一股脑都跟他们说了,“普通的阴沉木没有用。几棵阴沉木不一定能够形成一块养魂木。形成养魂木的条件比阴沉木形成的条件还要苛刻,而且一般只有体积十分庞大而且年代超久远的阴沉木中才会形成那么一小块的养魂木。”

  “原来如此。”郑夫人萎顿了,“我就知道肯定没有那么简单。”

  郑fèng武一听则是精神一振,不怕不好找,就怕没有办法啊,只要有了办法,就有了希望。

  “不知道我们要怎么才能够确认阴沉木中存在养魂木?得到养魂木后要怎么使用?”

  祁冉继续踱步:“使用非常的简单,养魂木的个头不大,最大的也就拳头大小,而且越外面作用越小,你们可以将它雕刻成一个鸡蛋大小的配饰,挂在他的身上就行了。记住除了洗澡不能让它离开他的身体。至于怎么知道能够有养魂木……”

  祁冉停下脚步,从书包里拿出一张黄纸,随手裁成三张,大小如一如同刀切。随后她又拿出一瓶特制的墨水跟一只特殊的毛笔,挥毫撒墨,几分钟后,三张纸符出现在众人面前。

  祁冉用袖子擦擦头上大颗的汗珠子,气喘吁吁的将三张纸符交给郑fèng武。

  “你们好好的保存着三张纸符,等你觉得遇到疑似里面有养魂木的阴沉木的时候,将纸符点燃,如果有养魂木的话,纸符就会发出一道光,在养魂木所在地方会出现提示。可是如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话,那就是没有了。而你们只有这三次机会,一定要把握住。”

  郑fèng武珍惜将三张纸符贴身放好。

  “多谢祁大师,多谢祁大师救了小儿啊。”郑fèng武铁铮铮的汉子眼里都包含热泪,他等着一天等得太久了。

  郑夫人也是在那里念着阿弥陀佛,希望佛祖能够保佑他们早点找到养魂木,早点让儿子恢复。

  半个小时候,郑fèng武跟郑夫人急匆匆的离开了。

  临走之前郑fèng武非要让祁冉收下他开出的一张支票,祁冉拒绝了,“如果你的想要感谢我的话,还是等你儿子恢复之后再说,现在不需要。”

  祁冉十分淡然的将七个零的支票退了回去,君子爱财取之以道,现在还没有帮人家解决好呢,先拿钱不是他的风格。

  郑fèng武见祁冉没有收,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拱拱手带着他老婆走了。

  将他们两位送下去后,祁家三口子上了楼,刚到了屋里,祁妈哀叹一声:“两千万啊,就这么飞走了。”

  祁爸一甩袖子:“妇人之仁,这钱是那么好拿的么祁冉做的做,我一百个支持。”然后转头对祁冉谆谆教导:“这钱太扎手,不能要。”

  祁妈急了:“我说让祁冉要了么?我就是感慨两句怎么了”

  祁爸:“我……”

  “行了,行了。”祁冉挤进怒火高涨的两人中间,做了个暂停的手势。

  “你们两个都不要争吵了,这钱我现在是不拿,可是如果等到他儿子治好了,他绝对会给我送来更多的钱。现在这些钱我可不稀罕。”郑fèng武就这么一个儿子,两千万买一个儿子也太便宜了吧。

  “啥?”祁爸祁妈异口同声,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两千万还嫌少?祁妈甚至伸手摸了摸祁冉的额头,这孩子不是发烧了吧。

  祁冉哭笑不得的拿下祁妈的手,然后神神秘秘道:“你知道跟郑fèng武差不多的一个人给了我多少钱么?”

  祁妈祁爸好奇的等着答案。

  祁冉小声道:“给了我一栋别墅,一辆车子。”

  祁爸掐指算:“咱们这里别墅是一万每平米,那么一栋别墅也就是三百平到四百五十平,最多也就是四百多万。加上一辆一两百万的车,这也要比两千万少的多的多啊。”

  祁冉笑道:“如果别墅是京城的别墅呢?”

  祁爸祁妈:“啊?”

  祁冉继续道:“如果别墅面积五千呢?”

  祁爸祁妈:“啊?”

  祁冉最后道:“如果送到车是法拉利呢?”

  祁爸祁妈:“……”

  两人最后彻底没声了,只能够用咽口水来避免哈喇子流满脸。

  祁冉傲气道:“所以说他那两千万根本就没有看在我的眼里。”

  祁妈祁爸瞬间觉得自己闺女牛逼闪闪的,绝了

  等两人睡觉的时候,祁妈辗转反侧,祁爸数了几千只绵羊都不管用。

  祁爸&祁妈:“我说……”

  祁爸&祁妈:“你先说……”

  祁妈白了他一眼,“我先说就我先说,之前咱们俩以为祁冉把绝大部分的钱都我们了,所以咱们不想动她的老本。可是现在想来,这根本就是祁冉给咱们俩的。你说咱们是不是可以用这笔钱来改善一下老人的生活啊?”

  祁爸赞许:“真是英雄所见略同,我老婆的话就是敞亮。行,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接着祁爸跟祁妈就开始商量要怎么帮两家的老人改善一下生活,讨论了好长时间,直到天色蒙蒙亮这才酣然入睡。

  而隔壁听墙角的祁冉,也是欣慰的一笑,她为什么要在父母面前显露一下家底,就是怕他们两人不舍得花,非要给自己攒着,可是这些钱给他们就是为了让他们把日子过得更好的。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很快就到了元旦。

  云海帮的那帮子手下焕然一新,一个个站出来,说是某些大组织的顶级精英人才都相。一个个精神饱满,眼神锐利嗜血,仿佛随时要攻击敌人。

  于此同时,云海帮在几个城市的整合也圆满完成,云海帮成了这些城市地下霸主,说一不二。于此同时,这几个城市周边的地区也都一个个归顺,整编完成。

  现在整个燕山省除了省城周围的四个城市外,一多半的燕山省掌控在云海帮或者说祁冉的手中了。

  现在五个城市人人自危,想要联合起来对付云海帮的一统。

  “……这就是我了解到的信息。”顾倩倩将她监测到的消息跟祁冉汇报完毕。

  东方今眉头紧锁:“这就有些难办了。这么多家联合起来,想要各个击破是很苦难了。而如果真的正面对上,即使我们能够赢了,也是惨胜。说不定最后会便宜一些伺机而动的人。”

  乐正十分同意东方今的看法,他沉思片刻向祁冉提议:“帮主,要不然找几个眼生却厉害的帮众,改头换面加入他们那些帮派,最后从里面突破。”

  祁冉摇摇头,苏凡毅愕然:“难道我说的不对?”

  “你会这么想,难道他们就不会这么想么?”祁冉转转手中的笔,“这些人可是没少往我们这里塞人啊。”

  乐正一听就怒了:“这些混蛋,我们还没有找他们毛病呢,这些人竟然胆敢派遣奸细过来帮主,你告诉我都有谁,我一个个将他们都劈了。”

  祁冉看了眼苏凡毅。

  苏凡毅点点头然后道:“放心好了,这些人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中,来一个知道一个,来一对知道一双。”

  乐正大吃一惊:“怎么知道的?”

  苏凡毅看向祁冉,请示她要不要说。

  祁冉正色道:“乐正,这个事情之前只有我跟苏凡毅知道,因为这是我们帮派的一大秘密,知道的人越多越有曝光的风险。就连东方今也只知道有这么一种方法,却不知道具体的办法。所以我也不能告诉你。”

  乐正虽然有些遗憾不能知道到底是什么,不过祁冉的话他十分的理解,“放心好了,帮主我明白,即使是在军队里也有保密原则,这我背的很熟。我就不问了。”

  祁冉赞许的点点头,“你理解就太好了。不过虽然方法不能告诉你,可是到底是什么人倒是可以跟你说一说。”

  苏凡毅将其中几个比较典型的人的人名告诉了乐正。

  乐正听完有些着急:“帮主,这些人可也都跟着大家一起特殊来这,这样的话,咱们所有的秘密不都被人家知道了?”

  祁冉笑:“你都知道,我们会不知道么?我知道怀璧其罪的道理,所有人们所有的人进入那个阵法中后,心中都会被潜移默化,不会对外面的人吐露这件事。所以,即使这些人想要将这些信息传递出去,等到他真的想要传送的时候,就会发现自己大脑是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了。”

  乐正恍然,他转头正好看到东方今若有所思的样子,不由问道:“东方,你想什么呢?”

  东方今摸摸下巴:“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乐正:“?”

  东方今笑的十分的友好,“行了,以你这智商是不会明吧的,还是算了吧。”

  乐正:“……东,方,今,有本事跟我单挑”

  他们在一边打打闹闹,祁冉却陷入深思。

  ……

  老班敲敲桌子:“行了,行了,大家保持安静。虽然下个星期就是元旦节,可是我们学校决定今年不办元旦节了。”

  “什么?老班你不会死骗人呢吧”

  “就是,去年都办了,今年怎么不办了?”

  老班说完,下面的同学立刻喧哗起来,一个个发言发泄自己的不满。

  程玲转头,她眼睛都要冒火了,咬牙切齿的道:“我就指着元旦联欢晚会唱首忐忑表达一下我不安的心,这下子全完了。”

  祁冉:“……行了,你想唱的话,我跟倩倩配你去ktv唱好了,而且你愿意这么唱就怎么唱,没有人会轰你下台。”

  祁冉有些庆幸,今年不办了,要不然程玲一上去吓坏了那些同学可就不坏了。

  上面老班见下面的同学如此的激动,压压手,让同学们安静下来后,他这才道:“我知道你们的心情,不要说你们了,就连你们老师我,也想参加。可是不要忘了上次运动会的事情,差一点就酿成大祸了。所以经过学校领导班子的商议决定,今年元旦晚会取消了。”

  “唉……”

  下面唉声一片,可于此同时同学们也想起那次惊险,到现在都心有余悸,实在是太可怕了。

  既然学校决定了,同学们也就偃旗息鼓了。

  不过老班随后告诉他们一个好消息:“不过同学们,学校还决定为了补偿你们,决定早半天放假,也就是说星期四中午你们就可以回家了。”

  “喔,喔,喔……”这次同学们变得欢呼雀跃了。

  放了学,祁冉故意等等程玲跟顾倩倩,并且请她们两个吃饭。

  “你家现在怎么样了?”祁冉将一盘子金针菇放进锅里,边问程玲。

  程玲眼巴巴的盯着羊肉是不是熟了,听到祁冉的话后,吃饭的冲动少了一半:“还能怎的,正在进行战争呢呗,我老妈肯定是不愿意,我爸爸也尊重我妈的意见,而且他也认为我妈不年轻了,生孩子就跟过鬼门关一样,有些危险。可是我爷爷奶奶都跟疯了一样,非要让我妈生。你们是不知道,我总觉得他们两个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太可怕了。”

  祁冉用公筷帮她夹了一筷子鲜嫩的羊肉,“我说这种事,你还是不要参与进去,因为生不生二胎是你父母自己的权利,你没有权利不允许他们生。如果你爷爷奶奶想要用你来突破他们的话,你直接告诉他们,生孩子是他们两人的事,你作为女儿不会参与。”

  程玲叹了口气:“你说的倒是轻巧,可是真的面对的话,就不会如此简单了。我之前特别喜欢到爷爷奶奶家里去,可是现在我都是躲着,要是去了,肯定被拎着耳朵教训一顿。”

  说完,程玲抬头,注视着祁冉:“祁冉我想要跟你取取经,你觉得是有个弟弟妹妹好,还是没有的好啊?”

  祁冉停下手里的动作,“这就要看你怎么想了,外人无法参与。毕竟这不是一件小事,而且认识多变的,如果我现在说通了你,你同意让你父母要二胎,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你可能又会反悔。所以这必须你自己来,我们帮不了你。”

  程玲想了想也是,最后干脆不想了,埋头苦吃,化悲愤为食欲。

  “服务员再来五盘小肥羊”

  “好咧。”

  ……

  三人吃完饭,出了火锅店,天色已经很晚,祁冉走到路边想要拦车,将程玲送回去。

  不过现在这个点正是出租车繁忙的时候,挥手半天都没有车过来,就在祁冉想要直接叫老白的时候,一辆车停在他们身边,挡住了她们。

  皱皱眉,祁冉带着程玲顾倩倩往旁边站了站,继续挥手招车。

  就在这个时候,车门被打开,一条腿先迈了出来,西服裤笔挺合身质感十足,加上那修长的大长腿,纯正的衣服架子。

  接着他的头出来,身子出来,最后整个人都出现在祁冉她们跟前。整个人如同黑夜中的冷月一样熠熠生辉。

  程玲,顾倩倩等人只觉得眼睛被晃,伸手遮挡的同时,心底暗赞,这人实在是太出色了。

  祁冉也是神情恍惚了一下,却很快恢复,也认出了对方。

  “罗云喻?”

  罗云喻嘴角闪过一丝笑容:“没想到祁小姐还认得我,真是罗云喻的荣幸。”

  祁冉感慨道:“罗先生的风采太过卓越,我相忘都忘不了啊。”这是大实话。

  罗云喻想起刚才见到她们时,她们的动作,干脆邀请道:“现在这个时候,车不好打,如果不嫌弃的话,干脆做我的车好了。”

  程玲顾倩倩齐刷刷的看向祁冉。

  祁冉想了想欣然同意:“既然如此,那就不好意思了。”

  罗云喻眼眸中闪过一丝惊喜,殷勤的帮三个女孩子开门,并且请祁冉坐到副驾驶座位。

  等到三个女孩上了车,罗云喻帮她们关好了门子,这才回转过来上了车。

  程玲顾倩倩对视一眼,有情况

  “不知道两位小姐要去什么地方?”罗云喻也不问祁冉,直接越过她问程玲跟顾倩倩。

  程玲跟顾倩倩立刻把地址给了罗云喻后,就瞪大眼睛默默的观察罗云喻跟祁冉。

  等到了程玲的家,程玲下来后,顾倩倩也跟着下来。

  “我去帮程玲补补课,一会儿会有人送我回去的,不用担心。”

  罗云喻又谦虚了几句,一打方向盘走了。

  目送罗云喻跟祁冉离开,程玲跟顾倩倩一同站在小区门口,望着远去的车,有些感慨。

  程玲感叹道:“祁冉这一变风格,抢手的程度成几何上升啊,刚刚走了一个优秀帅气的都则,转染又来了个更加出色更加帅气逼人的罗云喻,祁冉这桃花运可真是棒啊。”

  顾倩倩却是收回眼,“行了,难道你没有看出来,这个叫罗云喻的对我们帮,对祁冉有感情,可是我看祁冉却对他没有什么感情。”

  程玲十分信服顾倩倩的话,想了想还真是,那罗云喻的眼睛看她们的时候冷如寒冰,可是看着祁冉的时候寒冰就变成了温柔似水。可是祁冉除了一开始的时候有些吃惊有些开心之外,就没有其他的表示了。

  “以我三次恋爱的经历来说,祁冉对她还真的就没有多余的感情。可是我怕她不爱他,可是对方的颜值可是爆表的,我怕祁冉受不住这诱惑啊。”

  顾倩倩好奇的看着她:“我怎么不知道你谈过恋爱,还三次?”

  程玲挠挠鼻子,眼睛看这看那就是不看顾倩倩,“那什么,暗恋么……”

  顾倩倩:“……行了,我走了。明天见。”

  罗云喻并没有问祁冉的地址,而是直接径直带着祁冉到了运河边。

  黑夜降临,运河两边的彩灯全都亮了起来,如梦似幻。

  下了车,两人走到河边,站在堤坝上的栏杆外面,看着运河上缓慢移动的游船,游船上不时传来人们的嬉笑声。

  “这么一别半年就要过去了,不知道你过的怎么样?”罗云喻声音压低,有些沙哑。

  祁冉失笑:“不会是曲凯让你来找我道歉的吧?”

  罗云喻没有想到祁冉竟然没有接自己的话,竟然说起曲凯,原本一肚子的话被憋,了回去。

  祁冉眼睛的余光瞧着罗云喻,心中暗叹,如果说要比谁更加先遇到自己,还要数罗云喻,她也能够发现他对自己好感,可是很可惜,他不过出现了两次后,就消失了。

  可是都奕则不同,这混蛋虽然遇到的比较晚,可是他绝对是死缠烂打型的。

  而祁冉知道自己绝对不是主动型的,她需要的是一个能够主动出击的人,而不是与她一样被动等待的人。

  所以,祁冉干脆装作看不懂罗云喻眼中的感情。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最强神棍”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纯色小说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ChunSePhoTo.CoM
Copyright © 2017 纯色小说-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