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色小说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重生之最强神棍 第二百零三章 统一燕山省,回姥姥家


  第二百零三章

  因为祁盈的关系,祁冉在调查过尤佳琪的父母公司虽然有些毛病,不过并不算大之后,出手帮忙了。

  尤佳琪的父母发现事情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后,根本都不敢相信的眼睛,他们之前可是找了不少的人,可是都没有办法,最后竟然不了了之了。

  尤佳琪在一边撇嘴,尤佳琪的妈妈瞪眼:“你这个孩子是怎么回事啊?咱家的公司好了,你就这么不开心?”

  尤佳琪翻了白眼:“你不知道咱们公司为啥好的,我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尤妈妈吓了一跳:“你说啥?”

  尤佳琪干脆将事情的真相告诉了他们:“唉,我幸亏没有狗眼看人低的毛病,要不然我跟祁盈肯定搞不好关系。要是搞不好关系,就不能这么轻松的解决。”

  尤妈妈一屁股坐到沙发上,眼睛冒圈,“天啊,我那里想到那个女孩竟然这么大的来头。”

  尤爸爸赞扬的对尤佳琪道:“佳琪你做的好,没错,我们虽然有点钱,可是也不能看不起其他人,谁知道人家是不是扮猪吃虎的人,再说了没有听说过那句话么,宁欺白头翁,莫欺少年穷。谁也不知道现在一文不值的人,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

  “行了,我知道你是跟我说的,行了,行了,我以后一定会改一定会跟咱们宝贝女儿学习的。”尤妈妈一开始还挺不高兴被人这么说,可是越想越心里打鼓,这要是自己女儿跟自己一样看不起人家祁盈的话,不跟人家说话交朋友,那这次难关可就难过了。

  尤爸爸听完笑了,又叮嘱自己女儿:“佳琪,你以后,不要改变对祁盈的态度,这样你们的感情才能够长久。”

  听了尤爸爸的话,尤佳琪的眼睛闪亮的点头。

  ……

  2016年1月1日当天晚上八点钟,祁冉就到达了那几个城市的帮派组织结盟的省城郊外的一个一个山庄。

  那里从外面看看似平静,可是内里却是暗藏杀机,即使是飞鸟都不能通过。

  祁冉带着挑出来的二十个精英,在他们身上用了“隐身符”跟“忽略符”,先将一个大阵布置在这个大山庄外面,然后又进入到里面,将他们开会所在的房子同样布置一个大阵。

  九点钟,为了掩人耳目打扮成各种模样的组织老大们带着自己手底下最精英的成员纷纷到了这里,每个人最少也要带着几十号人。这都是为了保障在一会儿谈条件的时候能够占据有利位置。

  可是这几十号的最厉害的精英可以占据他们大多数帮派的一半实力,不过他们还是把人带来了。因为他们分析了,觉得云海帮不会这么快的就打过来,而且即使打过来,也有这几个城市选择不一定就会选择他们的城市。

  更何况如果不带的话,分配利益的时候绝对会少不少,为了一个猜测就丢掉要到手的利益,这可不是他们所为啊。

  2016年1月2日凌晨,山庄最大的会议室中,因为利益而吵得不可开交的几个人,经历了这辈子都不想经历的一个小时。

  接下来的几天中,两个城市直接投降归顺,三个城市几天之后也竖起白旗。

  2016小年之前就连省会也被云海帮占领,自此燕山省整个省所有的城市都掌握在祁冉的手中了。

  祁冉成了名副其实的燕山省地下的女皇。

  祁冉这一个月中,除了征战她市,整合云海帮,就是在想方设法提高云海帮所有人的实力。

  有了上次的经验,祁冉这次比上次要顺利的多,很快,十一个全新的阵法出现在各个城市的云海帮基地。接着又有一种全新的阵法被加紧建造。

  而与此同时作为云海帮老巢的丛玉市的秘密基地也是来个大变样,之前的阵法变成2。0版本,就连后来的阵法也要比其他那些城市好不少。

  祁冉现在就站在省会的基地中,看着两栋占地面积夸张的屋子从无到有。

  有了上次的经验,这次干脆调来所有的土系异能者,还有与之有关的异能者,比如会重力异能者,巨力者,甚至还有水系异能者等。

  巨力者负责将车运不进来的水泥,钢筋等重物往里搬,而重力异能者就会帮他们通过重力作用,将物体减轻重量。

  土系异能者负责整体建筑,他们都是天生的建筑家,并协助水系异能者和泥。

  当天晚上两个巨大的建筑就从无到有了,祁冉也不当误时间,很快就将阵法设置完成,还等着去另外的城市呢。

  叶青见祁冉要走,赶紧跟在她的身边,现在她成了祁冉的专职秘书了。现在无比的感谢之前自己没有犯傻,而是老老实实的在省城给帮主做眼睛,多听少看很知道自己的位置,要不然这么重要的位置也就轮不上自己了。

  想想多年的老友冷湖,她就有点可惜,冷湖虽然也对祁冉很忠心,可是他却有些自己的小心思,偷偷摸摸的想要干一票大的,提升自己在祁冉心中的地位。可是没有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最后被某个帮会的老大给收拾了一顿。现在还躺在床上呢,这次的行动就没有他的份了,同样也就没有了功劳可讲。她昨天抓紧时间去看过他一次,冷湖肠子都悔青了。

  两天之内祁冉转变了整个燕山省,将所有城市的阵法都建立起来不说,也将本来有些浮动的人心给镇定了。

  即使那些觉得祁冉是个女帮主,嘴上不说可是心里不服的人,也彻底服气了。

  那气势,那气场,那威势,看一眼就够他们胆战心惊的了。

  祁冉即使等到阵法都建好后,又绕了两圈,这才掐着时间回到家里。

  看到姐姐的第一面,祁盈悄悄的对祁冉竖起大拇指,“老姐你太牛了,连期末考试都不考,无论是学校还是家里都不没有说什么,实在是厉害。”

  是的,祁冉这次直接将期末考试给抛到脑后了,祁爸祁妈现在也有些明白自己闺女的事,虽然想管可是最后觉得现在孩子都比自己都厉害了,还怎么管,干脆就放羊吃草。不过他们唯一的意见就是一定要远离危险,以自己的安全为主。

  至于学校就更加的简单了,只要云海帮同样在这里挂名字的东方今一个电话就搞定了。

  同学就更好搞定了,一个假条出来就搞定了。当然拦不住他们私下里嘀咕说祁冉命真好不用考试什么的。

  同样这么做的还有顾倩倩,这位作为祁冉手下的一员大将也是不可或缺的,不过她不需要去前方打仗,只需要坐镇后方就行了。

  程玲倒是挺郁闷一直在生闷气,两个好朋友竟然同时不上学了,就把她一个人扔在学校里,实在是太不够意思了。

  祁冉回了家带回来不少各地的土特产,光这些东西就拉了两车。云海帮就棒小伙多,十来个人一起上,不多会就把这两辆车的东西给堆到祁冉家的客厅了。

  还好祁冉回来的时候有些晚了,小区里没有多少人,没有人来围观,要不然明天这件事就会成为人们的谈资。

  当祁爸祁妈回来的时候都傻了眼了,这也太多了吧。

  “这,这咱们也吃不了啊”祁妈哭笑不得,“这么多东西放都没有地方放。”

  祁冉却根本就不在乎:“这有什么难得,你就捡着不好放,保质期短的这些给邻居,你们同事点,盈盈也给你那几个好友老师什么的送点去吃。还有亲戚什么的,之前因为我的事情,咱们跟姥姥家走动的少了,这次可以借此机会好好的走动走动。”

  祁妈鼻子一酸险些哭出来,虽然她并不怨祁冉,可是她父母因为这件事跟她生气,好多年不搭理她也是真的。每次打电话过去,没有两句就没话了。她不是不想回去,可是每一次一回去,肯定发生冲突,他们一家就去的少了。

  这一晃又是两年没有回去过了。

  祁爸叹了口气抱住她,“你不要哭了,咱爸咱妈之前一直怕人多过不好,又因为咱们之前没有听他们二老的话,这才生气的。可是如果他们知道咱们现在过得很好,当然不会再怪我们了。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祁妈当然也知道是这个理,立刻破涕而笑,“对,对,对,你最对。”

  祁冉见老妈是归心似箭,干脆提议:“要不后天咱们就过去看看好了,在那里待个一两天就回来,带着给爷爷奶奶的东西,回奶奶家过年,然后等初六的时候再去一趟。”

  祁冉的话得到祁妈的好评,这个时候她早就把之前觉得东西太多用不了吃不了怎么办抛到脑后了,挑挑拣拣,计算带回去的东西。

  到了最后祁爸脑门冒汗了,“老婆,你不要忘了,咱们是要坐人的,还有随身携带的其他东西,可不能都带上这些。”

  祁妈一拍脑门,看她这脑子。

  祁妈准备,祁冉也不闲着,她将任务布置下去,命令让各个城市里的负责人加强警惕,即使过年的时候也不能放松。

  腊月二十五小年这天一大早,祁妈就兴奋的叫家里的所有人起床。

  “快点起床,这都极点了,都给我起来,我们要回姥姥家了。”

  祁冉睁开眼睛,瞧了眼床头的闹钟,深吸一口气又倒了回去。

  那边祁盈也看到时间了,哀嚎道:“老妈啊,这才几点啊”

  无论是闹钟还是祁盈的手表上都显示着同一时间,早上五点钟

  现在可是大冬天,七点都刚亮,这五点根本还是深夜好不好,这么早就起也是够了。

  祁妈却是振振有词:“咱们五点起床,六点才收拾好,去你姥姥家路上就要用二个多小时,到了那里就已经八点多了。要是不快一点都赶不上吃中午饭了。”

  祁冉,祁盈,祁爸同时无语,八点多稍微懒一点的人家,八点多刚刚吃早饭好不好。可是他们都知道先跟一个失去理智的女人讲话是讲不清楚的,还不如不去说。

  最后三人只能够强打精神睁开迷蒙的双眼,梳洗穿衣,带上一小部分东西上了车。其他的东西,昨天的时候早就搬上车了。

  上了公路之后,祁妈由兴奋开始变得困起来,开始磕头。

  祁爸:他也很困好不好。通过倒车镜在看后面,好嘛小女儿祁盈早就趴在姐姐膝盖上睡着了。就连祁冉都带着帽子,靠在椅子背上闭目养神。

  得,就他这个司机最苦逼,怪不得老婆死活不去学车本,原来问题出现在这里啊。

  两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等到祁家母女三人被叫醒的时候,已经进了兴南市的大门了。

  “行了,赶紧醒醒吧,都不要睡了,再睡都睡到姥姥家了。”

  “天啊,都到这里了,你怎么不早叫醒我。”

  “……我也能够叫得醒啊。行了,不要啰嗦了,给你张湿巾擦擦脸。”

  “不行,我这早起刚化的妆,要是用使劲擦,就破坏了。”

  吵吵闹闹间祁冉一家子来到了姥姥家。

  祁妈名叫温宿,上有一个姐姐,一个哥哥,下面还有一个弟弟。作为老三的她从小到大虽然没有受到什么冷落欺凌,加上她比较听话懂事,父母也就自然而然的将一部分注意力放到祁冉兄弟姐妹的身上。

  可以说温宿在父母的印象里就是一个不操心的孩子。

  可是就是这个让人操心的孩子,让温家父母差点跟女儿决裂。

  “这眼看着就过年了,也不知道老三会不会回来?”

  老小区隔音做的不是特别的好,温姥姥能够清楚的听到隔壁老王家,老闺女带着一家人过来看他们老两口的热闹劲。一听,温姥姥就想起了两年没有过来的老闺女了。

  “你说你这个糟老头子,闺女愿意怎么着就怎么着好了。多养一个孩子怎么了,不就是多双筷子的事么,至于每次她回来你就不给她好脸么”

  温姥姥年轻的时候比较怕温姥爷,可是现在都七老八十了,温姥姥的脾气可是比之前大多了,也敢跟温姥爷大声说话了。

  温姥爷啪的一声放下报纸,然后摘下眼镜:“难道我说不让她来了?是她自己不来了,这还能够怪我的身上,我真是奇了怪了。”

  温姥姥根本就不怕他,声量放大,“你是没有明着说,可是你看她们一家来的时候,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不用说,只要长眼睛的人都能够看出来。尤其是大前年,你说的那些话谁听了心里不难受,孩子能不伤心难过么?”

  温姥爷被骂急了,立刻吼了起来:“我说的有错么?我养那么大的姑娘,都敢说不来就不来。她一个保养的,以后还会认她这个妈么?还有你听说么,去年隔壁老王家的大舅子家的表叔家的二婶子家的养女结婚了就跟他们失去联络了,白白养大了这么个大闺女,给人家养了。我把话还就撂倒这里了,你看看以后那个祁冉会不会跟她一样”

  “你个老头子……”温姥姥刚要反驳,就听到下面有人喊。

  “老温头,老温头,老温嫂子,你们赶紧下来,看看谁来了?”

  温姥姥立刻大声回答:“唉,就来了。”然后狠狠的瞪了温姥爷一眼,一转身下楼了。

  温姥爷站在原地喘了会粗气,也跟着下来。

  然后他刚刚到了二楼就听到老伴的伴着哭腔的声音,“我的老闺女啊,你可回来了。快让妈看看,你是不是瘦了。”

  听到这里温姥爷心咯噔一声,脚步也顿了下,可是一想这可是自己家,躲能躲到哪里去,干脆一狠心下了楼,倒要看看这一家人到底来这里干嘛。

  刚刚出了大门口,温姥爷就接收到不少老伙伴羡慕的目光,温姥爷有些纳闷,这是怎么了,干嘛一个个的都这么样看着我

  就在这个时候楼下的邻居老林头过来,拍拍他的肩膀,劝道:“我说老温头,你以后可不能再用之前的眼光看宿宿了,你看他们过得不是挺好么,就连车都换了。”

  温姥爷被老林头推着迷迷瞪瞪的到了老伴身边,一眼就看到标示看起来特别眼熟的一辆车。

  四个圈然后温姥爷直接懵了。

  “爸,您来了。妈你看爸都下来了,咱们就赶紧拎着东西上去吧。”祁爸见温姥爷过来并没有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心中轻松了不少。怕一会儿自己这老岳父又上来劲,赶紧招呼着老婆孩子还有岳母大人赶紧上去。至少一会儿即使丢人也能够丢在家里。

  然后温姥爷就在迷迷瞪瞪中上了楼。

  到了屋子,祁冉让祁妈跟温姥姥好好聊聊天,让祁爸也在客厅陪着姥爷坐着,她带着祁盈上上下下好几趟终于把东西给搬完了。

  本来祁冉是不赞同给温姥姥温姥爷带这么多东西的,不是她舍不得这些东西,而是觉得这要有钱这些东西都能够买得到,到时候给钱就行了,干嘛非要带这么多东西。

  可是没有想到祁爸祁妈两人同时否定祁冉的想法。

  最后还是祁爸偷着摸着跟祁冉说的:“我跟你妈已经决定好了要给你姥姥姥爷些零花钱,可是这些东西也少不了。毕竟钱不能摆出来看啊,但是礼物不一样,这些东西就是你姥姥姥爷的脸面。”

  祁冉恍然大悟,虽然已经多年不见,可是温姥爷爱面子的性格还是知道的。

  祁冉表示受教了。

  等祁冉跟祁盈搬上最后的东西后,一家人坐在客厅,除了温姥姥跟祁妈紧紧的贴在一起窃窃私语,剩下的四个人是大眼瞪小眼。

  祁冉一看不行啊,她还是先出去转转吧。祁冉刚起身,就被祁盈给拉住了,非要一起出去。

  最后在祁爸的允许下,祁冉跟祁盈出去玩,刚出了小区门口,就有车过来毕恭毕敬的接两人离开。

  两个孩子走了,大人们之间也就更加放得开了。

  祁爸从来不是记仇的人,在他的小意殷勤下,温姥爷的冷脸也咧开了。

  “下面那车是你的?”

  祁爸点点头:“没错,是我们公司的。”

  温姥爷刚刚松开的脸一下子又拉了起来。

  还是祁妈了解自己父亲,立刻解释:“他现在不上班了,开了一家小公司,现在做老板,这车就是他公司办公用的车。”也是为了低调一点,前些日子,闺女又给他们家买了一辆车,祁爸真是眼馋的很,就是不敢开出去。他整个公司的资产还不如这辆车贵呢。

  温姥姥一听高兴坏了,“真的?我女婿有出息了。我高兴”然后看看满屋子的东西,她哭笑不得:“你拿这么多东西来干嘛啊?这都吃不了”

  祁妈笑道:“您可相差了,这可不光是给你们的,还有给大姐,二哥跟小弟的,您可不能独吞。”

  听了祁妈的话,温姥姥比这些东西都是给他们两口子的都还要开心。

  “好好,还记得你哥哥姐姐弟弟,就不错了。”

  温姥爷在那边撇撇嘴:“这些东西才值多少钱,老婆子你就是见识浅。”

  祁妈一听柳眉倒竖,就要跟温姥爷吵架。

  祁爸一看不好,赶紧将兴南市某银行的存折拿出来,放到桌子上。

  “岳父说的是,这么多年,因为我们两口子的经济条件不是特别的好,所以也没有给您二老买什么东西,这些钱就当是我们给您二老赔礼道歉了。”

  温姥爷却被祁爸的这一手弄得卡壳了,他刚才不过是习惯性的吐槽罢了,并没有真的想要的意思。可是没有想到这女婿竟然真的拿出来了

  温姥姥狠狠的瞪了温姥爷一眼,顺手将存折拿起来,就往闺女那边塞。

  “我跟你爸都有老保,用不上这些,你们两口子就不用担心我们了。你们俩还有两个孩子要养,花钱的地方肯定比我们多的多。”

  “哎呀,妈你就收着么,给你们的就是你们的了。”

  娘俩谦让间存折掉到了地上,温姥姥低头去捡,然后身体僵住了,直到其他人以为她突发疾病,就要过去的时候,温姥姥上来了。

  “这,这,这也太多了吧。你们不是拿错了吧。”温姥姥拿着存折的手都有些颤抖了。刚才她看到数字的时候,吓到了,缓了好久这才缓过来。

  祁妈扑哧一声笑了:“拿错了?怎么可能这是我们今天上午在兴南的银行办的,要不然用丛玉市的存折在这里不方便。”

  温姥爷觉得不对劲,一把抓过温姥姥手里的存折,这一看不要紧,也愣了。

  “五,五十万?”

  祁爸点点头:“你们二位可不要嫌少啊主要这钱也不是我们两个出的,这是祁冉孝敬二老的。”

  又一个霹雳劈到老两口的脑袋上,“祁冉?”怎么还到祁冉身上了

  祁妈看着老两口的表情笑的不能自已了:“哈哈,我就知道你们会这个表情。爸,你之前说我们养了个白眼狼,以后肯定把我们两口子抛下。现在呢?我们家现在能够过的这么好都是祁冉的功劳。”

  “啊?”

  祁妈自豪道:“我们祁冉小小年纪就开始自主创业云海帮,短时间内就业务就遍及全省了云海帮扩张,当初她老爸被人陷害被老板误会被吵了鱿鱼,就是祁冉拿出钱来帮他开了个小公司。她呀现在反过来给我们两口子零花钱了,不过我都存上去了。我们一家四口有我们两口子的钱就够花了。”

  虽然温姥爷不敢相信,温姥姥也是挺震惊,可是这存折就在他们面前摆着呢,这可不是假的吧。

  突然温姥爷拿着存折就跑了出去,祁爸一看,也赶紧跟了出去。

  温姥姥太了解自己老公了,就想要拦住,却被祁妈给拦住了。

  “让他老人家去看好了,顺便让祁康将存折变更成我爸的名字,省得他疑神疑鬼的。”

  温姥姥摸摸闺女的脸,突然发现自己闺女竟然长得比上次过来年轻的很多,无论是从脸色,气质,还是穿着来说绝对不可与同日而语。

  老人家终于明白了,自己闺女说的都是真的,这一家子真的过好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最强神棍”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纯色小说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ChunSePhoTo.CoM
Copyright © 2017 纯色小说-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