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色小说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最是光阴留不住 第二百六十六章 要车


  王处这次让司机搬上船的酒也是白包装,没名字和商标的特供酒,和以前白纸包的香烟一样。其实蒲素认为,这种东西就是一个心理作用,彰显自己身份特殊,能够享用到普罗大众一般触碰不到的东西而已。

  蒲素不怎么会品酒,他现在的级别是什么呢,就是喝好酒也不知道怎么好,好在哪。但是差的一入口就马上有感觉,觉得不行。

  就和他抽烟一样,平时抽中华这些,他并不觉得好在哪,完全只是种习惯。但是现在别人再递给他一支不怎么样的品牌香烟给他,他马上就觉得还是中华味道更合适点。

  两个船娘分出来一个一个拆酒倒酒,船里原本是自备了酒水的,市面上常见的酒水饮料也都有。仇子英表示不想喝酒,于是蒲素就让她喝饮料,杂牌的不敢喝,还是喝的可乐比较保险,这玩意假的不那么容易做的出来。

  然后船头就说收网了,酒还没开始喝,大家都挤出去看热闹。还想象中拉网的时候鱼儿争先恐后乱蹦乱跳的场景不同,都要拉上来了,还一点动静没有,结果等到渔网全拉上来了,却觉得收获很是丰富。

  两条大鱼都有十几斤,一条是鲤鱼一条是白水鱼,一条红烧,一条清蒸,还有一些大大小小的杂鱼放在一起做汤,其中有好几条黄颡鱼,桑海人叫昂刺鱼,全国有很多种叫法,黄角丁、黄骨鱼、黄沙古、黄辣丁、刺黄股、戈牙、昂刺……

  光两条大鱼肯定就吃不掉。而且船上还有早准备得湖里的螺蛳和其他特产,配上农家蔬菜和凉菜,确实这顿饭很是特别。

  别的不说,光是这种现打现吃的吃法,别说仇子英她们了,就连蒲素也是第一次见识。要不是王处的安排,还真见不了这世面。

  后来各地农家乐,都有钓鱼吃饭这种项目。但是那种池塘里的鱼,都是人工养殖的,多数是把从菜场买来的鱼放进去,然后让客人钓,钓上来的按照分量买下来让厨师做好了吃一顿再走,或者把鱼带回去,哪里能和这种纯野生的鱼相比?

  船在湖区开着,很快天就擦黑,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外面的夕阳,正是蒲素不唱也显露出来的时候。层次丰富各种颜色的晚霞在天际线,各种颜色的红和青蓝,交织在一起,像是云彩喝多了酒,姹紫嫣红甚是好看。

  风景没的说,蒲素也没想到离开南州不多远的地方,居然还有这么样的一个美妙去处。而且坐在船上看风景,显然不一样。

  其实蒲素晚上也不怎么想喝酒,昨晚喝了,今天中午又继续,好不容易缓过来,现在又要开始了。只是没办法,王处他们的安排,让蒲素盛情难却。假如推三阻四,难免不被人当做是不识抬举。

  所以虽然阿豪也有点招架不住,这种时候和蒲素一样都义无反顾,像喝药一样喝了第一口酒。喝酒这种事,只要喝了第一杯,按照劝酒人的说法,“开了嗓子”以后接下来就好办了。

  王处带来的酒四箱一瓶,当时的酒不像现在弄虚作假,现在所谓一瓶酒有的就400毫升,很多都是450毫升,一斤都不到。

  按理说五个男人,酒量不错的话喝一箱就差不多了。大概是酒好,或者是湖里新鲜的湖鲜味道好,喝了第一箱以后又开了第二箱。

  后期仇子英和夏东娜又加入了。如果说昨晚,王处这里多多少少有点不放心,今天知道账已经汇出来了,更是心情轻松。

  做这个手续,后来蒲素才知道有多么不容易,需要打通多少关节。而且要做到滴水不漏,各种手续完备,成本也不小。没收定金就做这种事,其实风险很大。

  当然,这种事同样利润惊人。对那些有关系的人来讲,没比这个不需要求人来钱更快的了。只要各部门人头熟悉,开个方便不算什么事,甚至比从监狱里把人捞出来还简单。当然,这是针对有路子的人来说,没钱没人的怎么都不行。

  蒲素怀疑,现在认识王处和楚主任他们,就算在南州现在犯了事,估计也没多大事,只要付得起代价,拿出相应的诚意,应该不会有多了不起的后果。当然,这都是当年的情况和风气,现在的部门确实这几年抓的很好,受到的监督和制约很严厉,风气可以说焕然一新。这一点,大家到政府部门窗口就办事就有数了,感觉很明显。

  酒酣耳热之际,那两个船娘忙活好了,居然在王处的招呼下,站在船尾开始唱地方戏。蒲素他们虽然一个字唱词也听不懂,但是咿咿呀呀的清唱也很有味道。

  王处他们作为省会领导要是下乡,在当时是不得了的事情。他根本没和当地领导说,不然肯定要亲自接待的,他就是怕麻烦,单独招待蒲素他们几个。

  这个规格不能说有多豪华,但是绝对很用心。通过这次的来往,大家算是真正熟悉了,彼此印象也很好。和上次广交会带货以后和楚主任没什么来往不同,之后王处和楚主任他们但凡去桑海开会办事,食宿方面人家都是单位安排的,或者会议主办方定好的,不用他操心。但是蒲素的接待也非常给力,甚至有事没事互相通过电话,中午打电话,叫对方晚上来喝酒。

  真别说,就这样的酒,他们几个还真喝了几次,反正有驾驶员,告诉也通车了很是方便。下午出发,赶到地方正好晚上喝酒,喝完了再去个地方放松一下,睡一觉,第二天直接回去。

  喝到差不多,老刘开口说话。显然是楚主任让他开口的,和蒲素商量一件事。大概意思就是香葱这批车里买几辆车,价格希望便宜点,也不要求好车,日本的就行。

  一听到这事,蒲素马上问要几辆?阿豪就在外面船头上和夏东娜傻乎乎的陪着她看月亮,他也不想当面去问行不行。这种事就算是从他那一份里扣掉,既然老刘这么开口了,在他这里肯定是一点问题没有。

  蒲素这么一问,老刘显然没准备并不清楚具体要几辆。然后还是楚主任接话说,操作手续时,有几个帮过忙的想要车,大概要6辆。问蒲素这里能匀出来几辆不?

  蒲素知道,这种商量,只是种姿态,自己绝对不可能拒绝的。按理说自己早该想到,哪怕送几辆给他们也没关系。车子一辆其实就是15万的成本,其他都是手续钱而已,还是他们南州这里收的钱。

  但是话说到这里,蒲素不可能把底子挑明。他直接说,在座的三人,一人送一辆。一分不要,认可他们三个是南州大哥。其他三辆,也别谈钱,看着给就行。

  蒲素这个表态,三人听了脸色都非常好看。其实他们都有公车,包括老刘在内,南联的所有车子都是他在调动。但是他们的车是公家车,毕竟不算家里的。按照他们的这种地位,就算家里弄一辆车,也花不了什么钱,保养维修加上汽油费和过路过桥费,都让单位报销了。

  而且他们哪里缺钱?别的不知道,光是蒲素这里最近操作了几单手续,早就发财了。再说,他们帮忙办事何止是光蒲素这里?

  所以有个说法叫做“权力寻租”,就是说的这个意思。手头有权,但是没人找上门来要帮忙也是一点用没有。

  接下来他们嘴里说不要,招呼蒲素喝酒,但是蒲素明白,这事既然开口了,就得这么办。最后的时间,蒲素还得和他们争执,打消他们不好意思的顾虑,最后,王处和蒲主任那里好不容易才同意接受了蒲素的美意,蒲素为此还自罚了三杯酒,以弥补自己把大家的关系搞得庸俗化。

  “既然小蒲非要这样,那么手续费用,王处您看……”

  还是老刘好,看事情基本上就这么说定了。事情是他找蒲素开的口,他觉得有点对不起蒲素,就想在这里提一下给蒲素挽回点损失。

  蒲素心里其实一点不责怪老刘。他清楚老刘的为人,他都不会开车,到哪有公车坐,天天喝酒的人,他要车干嘛?今天开这个口,肯定是楚主任之前桑拿时和他吩咐的。难怪蒲素之后一直觉得老刘一点点怪怪的。

  老刘一说这个,王处刚想开口,连忙给蒲素把话题岔开了。蒲素是心里有鬼,在手续费上占了阿豪便宜,一辆车上涨了十万。他虽然喝多了,也担心万一说开了,把这个环节给暴露了。

  他不是故意在当时和阿豪谈的时候要这么做,想赚这个手续费差价,而是当时有点排斥阿豪他们。郭娟的事情,还有自己那时候对阿标、简叔他们印象都很好。

  只不过当时需要和阿豪合作,不然一辆车都拿不到,所以,阿豪询问的时候,有点赌气的在每辆车上加了价。老刘现在每辆车上有他自己单独的两万好处费,就是从这里来的。多出来的都是要退给蒲素的。事情做都做了,蒲素自然不会把钱退回去。


重要声明:小说“最是光阴留不住”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纯色小说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ChunSePhoTo.CoM
Copyright © 2017 纯色小说-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